Sunday, April 06, 2008

《我不結婚 - 看透幸福真相》


虽然我结婚了,但是看见遙洋子的《我不結婚》,还是忍不住取了这本书阅读。可能是身边有很多不结婚的人,有点好奇,为何他们不结婚?

开始阅读《我不结婚》后,才发现这是遙洋子从有自我女性意识的角度,去看待日本女子在婚姻里的角色。她有太多的理由,不愿意踏入婚姻之路。

遙洋子在书里面以轻松同时又严肃的方式叙述所谓“家父长制底下,她身为女性受到不公平的对待,但是她却公然作出抗议。她在父亲的葬礼时,就尝试要跟兄弟们平起平坐,也要受到同等的对待。

然而,尽管兄弟最终让步给这个在他们眼中行为怪异的遙洋子,可是出席葬礼的男女却认为她的行为很无理。我觉得她很勇敢,不怕尴尬,不怕被骂,只为了要受到公平对待。

她也观察她嫂嫂(书中看得出她与嫂嫂的关系良好)的生活,发现自己的哥哥和妈妈,对待嫂嫂的态度很有问题。

嫂嫂出门出席朋友的婚礼,也要匆匆忙忙赶回家煮晚餐给他们吃,尽管妈妈会煮饭。哥哥和妈妈在嫂嫂不在家的时候,总是觉得有点不对劲,期望嫂嫂快点回来,但是嫂嫂回来后,却又向嫂嫂发飙。

对于这种关系,我只能以文化不同来看待此事。可是,我还是觉得,结了婚的女人,进入丈夫的家庭,尽管所谓一家人,但是还是缺乏了真正一家人的感觉,总是要保持一点距离和一定的客气,以免受到为难,哪里像在家的时候,穿着短裤随便躺在沙发看戏一般自在。

这是个人心里问题吗?还是大家的关系问题?我没有答案。我喜欢书本中“魔法早餐的苦恼”的章节,因为里面都讨论家事。

遥洋子写:


在看着高收视的爱情剧时,其中的台词常令人感到吃惊。

“我们二人一起营造幸福吧!”

我手中的苹果差一点掉落……做得到吗?二人一起。

“我会给你幸福。”

咖啡几乎喷出来……能吗?你。

“我会爱护你。”水壶的水差一点泄出来……如何爱护。

其天真和不负责任让我惊讶。家事,应该由两个人分担吧?



遥洋子因为对方不愿做家事,结束了恋情。

我本人也讨厌不做家事的男子,更看不起那些口口声声指家事是女人的工作的男子。在结婚之前,已经讲好家事两人分担,一个煮饭就另一个负责清洁工作,一个洗衣就另一个收衣折衣,不喜欢折衣服的可以选择跟不喜欢洗厕所的交换工作。这样,才是男女平等的对待。

遥洋子的这本书,让我看到日本女性的新派和传统派的看法,而且她这本书已经出版多年,日本女性应该比现在更进步了吧?

想起一位在砂拉越认识的日本女子松原友美。她千里迢迢从日本来到砂大攻读硕士,独自进入伊班人社区,并且口操流利的英文、马来文和伊班文。

听她讲述自己的理想,日本男性的社会压力和负担,让我觉得她真的为自己而活,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,即使她没结婚,我也觉得她很幸福。

现在的她应该在国外非政府组织服务吧?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