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December 02, 2004

【分享会】人,为什么犯罪?

日期 :2004年08月14日
时间 :晚上8至10时
主题 :社会文化之“犯罪心理学”
书籍 :《性罪犯心理学》(欢迎致电订购!)
出席者:利威、映红、碧霞、绩彪、佩云、贾轩、抒娟、祖豪、慧敏、荣中
主持/撰文:阿成

“我没有错!是那些坏女人在引诱我,我只是去处教育一下她们而已!”多次重犯强暴罪的罪犯在监牢里受访时表示。

“女人不应该穿得暴露,也不应该去人少和阴暗的地方。有的女人明知故犯,那是她们自讨苦吃。”某政治领袖说。

“当一个女人不能反抗时,那不就躺下来享受罗!”某政党领袖又说。

生虫的思想

身为女性的你,看了以上字句或许会很生气,也可能很无奈。根据《性罪犯心理学》,这些都可以称为“扭曲的认知”、“生虫的歪论”。我们的社会里有太多人(男女都有)还活在“男权至上”的世界里,把女性当成男人的附属品、供开心的玩具。

比起上次“两性关系”读书会,此次的课题谈起来比较沉重。不过,大家还是以真诚和开放的心,分享了彼此的看法。

个案分析
“个案已是两个孩子的爸爸。从小学到高中,与一般人无异,只是个性比较被动和缺乏自信心。曾一度对宗教痴迷而吃长斋。太太也是一位热中宗教者,常以宗教理由拒绝房事。

后来太太负债500多万台币(约50多万令吉),他只好到工厂做事还债,因一次迟到被厂长(以前的学徒)炒鱿鱼。长期失业和负债等压力下形成了报复心态,开始陆续犯下多起强暴案。他自欺地认为,不上课的女孩都是问题少女,让她们“心甘情愿”就不是强暴。”

●个案的性格内向和隐忍,且有一段时间身受宗教与现实冲突之苦。
●其犯罪前的压力来源:失业、负债及婚姻不美满。
●扭曲的认知。
●要去报复,当不成佛就去做魔。
●不是强暴是去谈感情。
●对不上课的“问题少女”可以做那种事,她们是自愿的。

故事分享(一)

“我对男人会产生一种恐惧感,尤其印度人我不是歧视他们,可能是小时候曾经被骚扰过,所以当他们靠近我时,就会感觉很害怕”女书友甲说。

★其实不管是什么种族、有无宗教信仰、亲戚或陌生人,他们都可能成为“加害者”。

★披上羊皮(外表斯文、谈吐风趣)的狼,同样是大家要去提防的。

★要消除小时候的恐惧感和阴影,就是多把它们曝晒在太阳底下,与更多人倾诉自己的感受。

故事分享(二)

“我住在新加坡时,晚上就算一个人走在街道上,也不会感觉害怕。不过在马来西亚就完全相反,尤其是经过王丽娟案件过后,就更加担心现在我每次回家,都会用不同的路线,担心会被人跟踪!”女书友乙。

★现代罪犯干案一般都会先预先计谋,每次采用不同的路线回家,也不失为一种避免被跟踪的方法。

★在路上行走时,最好是与身旁的车辆相反方向,以免匪徒从身后抢走手提包。

★虽然说防人之心不可无,可是过度担忧或防备心过重,反而损坏了本身的人际关系。

No comments: